• 2009-08-28梦境小记 - [8爪]

    起先是写在手机上的,每一小段都是条短信。然后我就顺手打出来了:

     

    好像无意中得到某样东西.一帮黑衣人上楼来取.然后侥幸逃脱.他们打了楼内剩下的人.并把一个人从三(或四)楼推下...然后一个男人到学校来找.在操场被我们围起来当球踢.一个年轻的女人来交涉.被我们奚落.但她带走了那男人.并留下恶毒的警告.

    然而谁也没当回事.直到远处出现大团的黑衣人.我和一个朋友高呼谁愿留下.大部人人都惊慌的散去.不过留下的人也不少..我们聚集起来像迎接战斗.有人喊道要确立个作战计划.有人说没时间了.直接往前冲..正要冲锋.忽然情况不对..

    远处的黑衣人散开了.他们背后一辆辆的货架似的方形车缓慢但绝对有利的开出来.两排.分别对等的在道路两侧.看到那个即便在梦里我也感到害怕.仿佛代表绝对死亡什么的.反抗军几个机灵的人见到不对.立即朝不远的围墙跑.另外的人这才反应过来.慌忙的跟上去.我看了眼那围墙.挺高的.但生死抉择下我觉得自己能翻过...

    可我那朋友还要往前冲,我抱着他的腰让他快回来.这时再跑到不远处的围墙已经没机会了.其他人正三五成群的翻出去.装甲车(变形了.黑色.轰轰隆隆的)正无所阻挡的开来.我们俩只有跑到一个岔路.拼了命的跑.后面是学校的家属去.小路七扭八拐.但这些都不足以挡住那些死亡之车..

    他跑的比我快.但我也慢不了多少.他跑到小树林边忽然朝里面一拐.爬上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.那树挺高.它与围墙只隔着另一颗树.我没看清他到底上没上去..因为我只有继续跑..

    再往前跑景物开始变化.从家属区的宁静幽深变得残破.那是学校最后面的拆迁区.到处是拆了一半的房子.不过更像城市巷战的废墟.像合金装备四的开头.只有一直跑.就快到绝路了.他们抓到会怎样?总之不能抓到..

    我快绝望时.却看到死胡同的围墙是红砖摞起的简易矮墙!然后远远就琢磨一下跳过是否可能.头部哪里会否受伤...然后.然后我真的跳过去了.翻身跃过.心提到嗓子眼.跳过去匍匐在地.然后紧贴墙根.他们就在墙的另一面巡查.接下来怎么办?茫然.绝望.心乱...外面是一片荒茫的街区.左侧不远有一座大桥.河两边地势低洼.有密集的居住区.我感觉自己要想办法去那里和他们汇合..他们或许在那等我..

    然后迷糊了一阵.模糊的看到那位朋友奋力的冲一个树冠跳至另一个树冠.接着爬到围墙上消失了...然后梦里想或者有另一个结局.就变换了个场景.一个老头把奔跑的我拉进拆迁区一座最阴暗的小屋.那里有他全部生活家当.破旧不堪.他把锅掀开.地锅.口径不小.叫我跳进去.那里有个地道!像地道战那样.他的孙子早躲在里面发抖.他把蜡烛给我让我带着他孙子走.一直朝前走.好像说自己已经很老了.然后他盖上了锅...我只记得我们走很久很久.黑暗中只有小小的蜡烛在移动...然后就醒了.一身汗.全身酸.